發表文章

路人

圖片
有的時候,路人會協助教育小孩.這事在那裡都會發生。有趣的是,感受卻不太一樣。 上上個月在淡水,我兒子在老街上吵著要買東西,一位五六十歲的婦人,面露兇狀地故意擋著他的去路。還有一個路人,說這樣警察抓走喔!也有路人用冷眼直盯著我許久,好像這個媽在幹嘛。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路人在用一種權威,我隱約地感覺,家長被指責或標上是個無能。

但,當我換了地方帶孩子,發現了微妙的不同。
我幾次去了日本關西關東旅行,有幾次路人介入的經驗。皓宇在電車上大哭,幾個老婆婆說,好有元氣。他在電子裡大笑大叫唱歌,路人說真可愛。(或許有人說日本人是禮貎,但我十分享受這樣有禮貎的社會)
在Montreal這裡,皓宇不聽我的話,等紅燈時,有點靠近馬路,我就在旁邊看著他,過了一會,有個婆婆注意到他太近馬路了,就把他拉回來,態度溫和地跟他說不能喔。
有時,他做出類似的不安全的事時,身邊的路人,就會像這樣,拉他一下或告訴他。
大部分他哭,都沒有人理他,但唯一有一次他在賣場哭久了,有人安慰他,有店員叫他別哭了。
還有他在外面大聲唱歌或鬼叫,得到的回應都是,這小孩真可愛。
最有趣的是,我發現,他們很少會先盯著我,而是直接就去跟小孩對話,講完也不會理我,就離開了。
我其實很樂意小孩有時候可以經由外面的路人的反應,來思考自己的行為,而不是都由家長的提醒或是制止。
但我有時覺得在台灣帶養小孩的辛苦,是那種被其它人放大小孩做任何事都似乎是父母的錯誤到一百倍的壓力,甚至擔心被拍或上傳,壓的喘不過氣來。
回到家長自己身上,這裡的父母也很少放任小孩在公共場所哭鬧太久。
我看過父母先說理勸阻小孩哭鬧不成,就立馬包包拿著離開餐廳。

也有看過小孩在車上哭不停,家長立刻下車,等著小孩冷靜。
我也看過一個國小女生在月台上哭鬧,媽媽壓低聲量地說,你己經哭了十五分鐘,沒有人應該要被你的哭聲吵這麼久,你可以去那裡坐好,冷靜一下。等小孩冷靜了一會,媽媽問,抱抱你好嗎?小孩說好,媽媽再次安撫她。
我想好好學習如何當一個媽媽,也想學習如何當一個好的路人。




東日本九日遊0501-0509 二

圖片
第二天

市區 
早上先去築地市場 人多到我頭都痛了(年紀大了還是不適合人多)


兒子一看到這個就吵著要吃。。。只好下手。









下午去飛鳥山公園~大推,有遊具,有水,有草地。還小小的野餐了一下,完全不在計劃中,就把隨身的食物,和推車雨罩拿出來放地上,假裝很有計劃的野餐,哈哈哈。















東日本九日遊0501-0509

圖片
終於有空來寫遊記了,每次都想著一定要好好的記錄,但回來看到滿滿的美照就覺得挑照片令人煩惱,然後就拖著時間,等到快要忘記了,才驚覺要快點寫寫。

因為從Montreal沒有直飛回台,所以必定要去找個地方轉機,在考慮簽證下,選了日本 (上次去是選韓國),既然去了,就待九天吧!

行程分了二段,前段在市區,後段在郊區。住宿沒有什麼時間挑,就直接Tokyo Inn。市區我住在鶯谷(上野的下一站)的Tokyo Inn,郊區則是佐久平(輕井澤)的Tokyo Inn。

整個行程規劃:公園為主,景點次要,購物最後。(可憐的媽媽)

市區行程:
明治神宮外苑にこにこ公園
氣象說會下雨,果然,但身為媽媽和自助老手(自以為),當然有萬全準備。雨衣雨鞋。推車雨罩。

但怎麼準備都無法抵擋一件事。。。居然因為大雨不開門!!!!!!

不過看了一下,似乎也沒想像中的大。既來來了,只好走到旁邊的樹林中,感受一下。











下午

就去買兒子的東西,西松屋。買了一些衣物。








寫完功課玩玩具~對嗎?

圖片
今天想來分享一個我自己的概念,但有些話想

說,在育兒的路上,我是越來越厭煩聽到專家

講什麼,但偏偏我的工作又是一個好像別人覺

得的專業,因此,我想,以後我要在我的文章

下,加一個像是銀行理財廣告時,下面會多一

行小小字又唸的特別快的說明:eg..投資理財

有賺有賠,什麼客戶風險...




那我的要加這個:

每個孩子和父母都是獨一無二的,沒有什麼方

法是一定一百分或是全世界通用,身為父母的

我們,以身心快樂至上,若有餘力,先去美容

院洗頭或按摩,最後再來隨意翻翻看看這些所

以專家的說法,喜歡且聽得懂就試試看,試著

不順就算了,因為肯定是那專家的問題,不是

孩子也不是父母(專家就是應該要弄出個好用

的方法啊)。如果你誠心覺得那是好觀念或是

好方法,卻總是卡住,那或許是"時間未到

",或是真的不適合,之後心情好的時候再試

看看囉!(這次用大字,之後都要變像銀行那

麼小)




今天我想講一個看起來很難懂的像外文的中文

初級增強 primary reinforce v.s. 次級增強 secondary reinforce

為什麼要講這個呢?話說,有陣子,我先生和

我在對小孩吃飯給不給電視有著歧見。他認為

給小孩看喜歡的卡通,能增強他吃飯的動機。

但我不喜歡。不是因為我不喜歡小孩吃飯看電

視,而是我不喜歡吃飯需要用卡通來增強。

但,要說明白實在太花力氣(感覺白眼要翻到

外太空)。想想,寫在這,分享大家。


心理學說 : 人,做很多事,都因為被增強了

(也就是得到好處),才願意繼續做,這是行

為學派的說法。

但"增強"其實沒那麼簡單,它分了初級增強 

primary reinforce vs次級增強 secondary reinforce

初級增強,就是做這件事原本的好處

次級增強,就是這件事做了,帶了另外的好處

這樣講很昏吧~

簡單舉例,

如果你的工作,你覺得這工作實在太好玩,充

滿了樂趣,也能讓你發揮有成就,這就像是初

級增強(像是蕭敬騰熱愛唱歌這樣)。

如果你的工作每個月有很不錯的薪水,這薪水

就是次級增強。

有的時候,工作本身無聊但看著薪水不錯的份

上,就勉強做著。這就是沒有初級增強,而只

有次級增強。

如果是你,你會怎麼選呢?

別誤會,這二種增強不會互斥,可以共存的。(也就是老蕭又能唱歌又能賺錢)



但"人性"也很怪,有的時候,次級增強太多

時,你會忘了自己當初到底為什麼喜歡上這份

工作的。

突然想到學生時期的戀愛,因為單純而特別真

誠呢?出社會,就看著對方…

換個地方養孩子

圖片
來三個月,覺得,有種說不出的奇妙感覺。

照理說,這裡的硬體設施,真沒有台北來得友善,地鐡大多沒有電梯,更別說哺乳室了。

街上的道路也大多坑坑吧吧的,有時一鬆手感覺我兒子差點要朴街。

很多店家的門口也沒有無障礙,要想辨法把推車搬上搬下的。

看醫生,更是沒有台灣方便,聽說要排很久的隊,付很貴的錢。

我兒子到現在還是不想上學,還說老師很兇,之前還說被老師打大腿。



有趣的是

卻讓我覺得是個育兒和生活起來很舒服的地方

這裡的車子十分理讓行人,不管有沒有燈,只要是十字路口,必停下來,

尤其遇到像我推車,更是不管如何,一定讓我先過。

路上的人們對於孩子,都是用一種非常正向,友善,覺得他們是可愛天使的眼光在看著他們

而這樣的反應,會出現在老中青幼,常常走在路上,地鐵,老人會停下來,呱呱地用一連串的法文,跟我兒子說話。小小朋友也會覺得他可愛,來摸摸我兒子,抱抱他。

在地鐵,不論發生任何刺耳的哭鬧,尖叫,大家都視若無睹。

在餐廳,即使小孩發出噪音,也不會有人面露厭煩。但父母本人還是會制止孩子的。

還記得我兒子一歲時,帶著去關西,他有時太餓太累在捷運上大哭,日本人大多視而不見,有時不小心眼神對焦,他們會帶著微笑說,真有元氣(雖然,有聽說日本人其實心裡很生氣但不說,但假設是虛假,我也不介意,因為至少是讓人感到舒服)

說實話的,不管是日本還是加拿大,我遇到人們,看著孩子都是像天使一般的可愛眼神在看著他們。身為父母的我,有個小孩,覺得很正向。

但相對地,在台灣,我卻感覺育兒是很大的壓力,記得有一次我兒子九個月坐捷運,和隔壁的哥哥一歲多的,開心的嘰嘰呱呱地叫,結果有個女高中生走過來說,請你們小聲點!我和那個媽媽一時無法回話,接著她就帶著小孩下車。

這只是一個例子,但更多的是,整個社會的氛圍。

我跟一個同學聊著,她是否也認同這裡的友善育兒環境,她說,或許是因為人們知道,當我們能友善的對待孩子,自然能減少長大成人之後的社會問題吧!








shopping in Dodllarama in Montreal QC Canada

圖片
想著,幾乎每天都去的地方,介紹給大家。

第一個,日常生活用品—蒙特婁的大創—Dodllarama

東西不超過四元,你想買的什麼都有。

在我來之前,怎麼不早說有這個好地方,我還搬了一大堆民生必需品來。

Dollarama shopping in Montreal QC Canada

我是壞小孩

圖片
昨天看到一個新聞,雖不知道真實性多少,但標題大大的寫著"我是一個壞小孩"。

我想著,這真的好重要,想來說說。

這有二點:

1.任何"認知失調都會讓人感到不舒服。包括了正負向的。

2.人是怎麼看待自己的



先說,人是怎麼看待自己的?人看待自己的價值來自於"自己"和"別人"。

自己,包括了自己的能力,表現,從二,三歲開始,有行為能力開始,人就在探索自己的能力底限在那?成功的去尿桶尿了一泡尿,打開了一個很難打開的包裝,拿到了媽媽說不能玩的東西,也包括成功的讓大人妥協或是讓大人生氣的能力。

如果,生活中大部分的事情都是成功經驗多,不管是被大人讚美的,還是自己清楚明白自己做到的(我兒子有一次爬上公園的欄杆,大聲在上面說"自己爬的",他不是說給我聽的,是說給自己聽的),如此,他對自己的價值和能力就會堆積的正向。

但反觀,若大部分的經驗都是負向的,像是總是沒有辨法做到自己想做的,或沒有機會,或是無法達到大人要求的。

小孩不會反思說:"這是因為大人給我的標準或任務太難了,或大人應該來幫我一點點,其它讓我自己做完。"

小孩總想著,是我做了錯的;這世界好危險,我能力太差了,所以大人說我不能;我總是做了大人說不能做的,也有聽到大人說我可以的話,但卻少的可憐。



大了些,上了學,更多的訊息存在在環境中,影響著自我評價,學校裡的各項成就,不一定是學業,也包括了比賽。人際關係,同學和老師怎麼看自己。

我常常被諮詢要不要給過動的孩子吃藥這件事,我會反問家長,你覺得他目前的狀況,孩子自己覺得會不會影響他的人際?學業?重要的是,他覺得痛苦嗎?如果人際不好,功課不好。



重點永遠在孩子自己感受上。

那天同學去實習,她很傷心因為有個孩子對著她大喊,"我恨中國人",同學哭了,她說她不能忍受。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那孩子自己也是中國人。

她恨誰?或許恨的是自己?

慢慢的,這些訊息累積在意識中,隨著年紀慢慢的滑進了潛意識中,形成了自我的價值。



回到"認知失調"這個主題。

人都是如此的,當任何事跟原本想的不一樣時,就會覺得不舒服甚至痛苦,但有時,我們不知道,因為是和潛意識裡的訊息衝突,但那不舒服的感覺卻像蛇一樣跑了出來。此時因為痛苦,就會傾向回到原本的狀態,讓認知再度協調。

一個對自己都是在負向價值的人,若是好事,像是,你永遠不會覺得自己是一個好學生的,但有一天老師說,你表現很好,你會突然覺得很怪,全身不對勁。

一個對自己都是在正向價值的人,若是壞事,像是…